昨天上午,備受關註的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貪腐案,在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檢方指控,劉鐵男在擔任有關職務期間,收受他人的錢款、汽車等物,總涉案值高達3500餘萬元。除了受賄罪,劉鐵男未被指控其他犯罪。
  檢方的指控顯示,劉鐵男的兒子劉德成也參與到貪腐過程中,並充當了最為重要角色,絕大多數的賄賂錢物都由劉德成接收。但在案發後,劉鐵男已經退還了收受的錢物。庭審中,劉鐵男對檢方指控未提異議,並痛哭表示對其貪腐行為的悔恨,表示自願認罪。案件未當庭做出宣判。
  京華時報記者張劍
  □現場
  受審時身著黑色夾克
  昨天上午7點多,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附近的道路被交通管制。7點半多,多輛法院的警車駛入法院內。廊坊中院沒有在其位於廊坊市區的院址審理劉鐵男案,而是使用了在廊坊市區外的開發區法院開庭審理。據廊坊中院知情人士介紹,這間法庭的各種設備比市區院址的設備好,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也是在這間法庭內接受審判。
  據廊坊市中院通報稱,河北省的一些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在法庭內旁聽審理,參加旁聽的還有來自全國多地的多個檢察院、法院的檢察官和法官。有消息稱,他們是為觀摩學習而來,未來這些檢察官、法官所在的檢察院、法院或將審理其他落馬高官的貪腐案件。
  上午8點半多,劉鐵男被兩名法警帶進法庭,他沒有穿囚衣,上身穿著一件黑色夾克。從2013年5月被中紀委帶走調查,今年60歲的劉鐵男離開公眾視野已將近一年半時間。
  □指控
  只涉及受賄犯罪指控
  據廊坊市檢察院指控,劉鐵男所涉嫌的罪名只有受賄一項。檢方指控,2002年至2012年,劉鐵男先後擔任國家計委產業發展司司長、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國家發改委副主任等職務,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單獨或通過其子劉德成,為山東南山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宋作文等人,在項目審批、設立汽車4S店等方面提供便利。先後收受其贈送的現金、汽車等財物,涉案總金額高達3558.3592萬元。
  起訴書共分為五部分,對劉鐵男涉嫌受賄的犯罪事實進行指控,其中可以看出劉鐵男之子劉德成在本案中扮演重要角色。據悉,劉德成也因為涉嫌犯罪,司法機關另案進行處理。
  主動交代或從輕處罰
  對於劉鐵男的涉嫌犯罪事實,檢方認為,劉鐵男的行為已經構成受賄罪,但綜合劉鐵男到案後的表現,檢方認為可以對其從輕處罰。首先,劉鐵男主動交代了檢方不掌握的4起受賄事實,涉及的金額達1800餘萬元。二是劉鐵男到案後,已經由其親屬將收受的錢物進行了退還。第三,在整個庭審過程中,劉鐵男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配合辦案機關查明其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昨天庭審中,法院未當庭作出宣判。廊坊中院通報稱,將擇期作出宣判。
  >>起訴書中對劉鐵男的部分指控
  ——2005年,劉鐵男幫南山集團解決3萬噸氧化鋁購銷合同。2006年,宋作文將這批氧化鋁購銷差價中的750萬元人民幣匯入劉德成控制的公司賬戶。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5年,劉鐵男幫助張愛彬在北京成立新的廣汽豐田汽車銷售店。新公司成立後,張愛彬將新公司股份的30%送給劉德成,之後又用1000萬元人民幣回購了這些股份。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3年至2011年期間,劉鐵男為廣汽集團整車及發動機等項目通過發展改革委核准審批提供幫助。2007年,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將劉德成安排在集團下屬公司並專門為其設置職位,雖然劉德成未實際到崗工作,仍然掛名領取薪金121萬餘元。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6年至2011年期間,劉鐵男為浙江恆逸集團有限公司相關PTA項目通過審批並獲准開展前期工作提供幫助,並收受恆逸集團董事長邱建林提供的財物共計人民幣1649萬餘元。其中包括對方為劉德成購買的北京市郊別墅、保時捷轎車,為劉鐵男裝修房屋等。
  □細節
  幾萬元“小錢”也拿
  劉鐵男受賄的事實中,很多都是收取了上百萬甚至上千萬錢款,但檢方的指控中,也有劉鐵男收受幾萬元“小錢”的事實。檢方指控,受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的請托,劉鐵男幫助該公司的新型合金材料項目通過當時的國家計委備案,並由此收受了4萬元賄賂。對於這一項指控,劉鐵男回應稱,“記不清了,這麼小的項目到不了我那兒。”
  在劉鐵男的受賄事實中,山東南山集團成為一個重要“送錢”企業。據劉鐵男的供述,他結識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是通過當時的煙臺計委有關人員的引薦。劉鐵男與宋作文在吃飯過後,宋作文給劉鐵男送上一份見面禮——一件T恤樣的衣物,劉鐵男打開後發現,裡面竟然放了兩萬元現金。猶豫了一下,劉鐵男沒有退錢,也沒有將錢上交給紀檢部門,而是將錢據為己有。
  除了收現金,檢方還指控,2005年4月、7月,擔任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的劉鐵男幫助寧波一家企業在石化項目審批建設上提供幫助。該公司董事長為劉德成購買了一輛天籟轎車,價值33萬餘元。
  最大一筆為1600餘萬
  在檢方的一系列指控中,浙江一家名為“恆逸”的企業成為最大的“行賄”者。檢方指控,劉鐵男為該公司的審批、立項、建設提供了一系列便利。該公司則為劉德成開辦的企業提供資金,使其獲得豐厚利潤。該企業還給劉德成在北京御湯山別墅購買了房產,以及一輛保時捷轎車。此外,恆逸公司還為劉鐵男裝修北京的一套房屋,花費100餘萬元,劉鐵男沒有付錢。恆逸公司的“行賄”數額高達1600餘萬元。對此項指控,劉鐵男也沒有提出異議。
  為戴罪立功寫反腐材料
  劉鐵男提出,在紀委立案審查時,為了戴罪立功,其根據自己的研究結果,寫了就如何反腐的建議材料,主要內容是結合親身體會,提出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審批權應當大量下放到市場,從源頭上解決政府不該管的一些事,包括給企業家自我調控的控制權、形成系列化而不是單獨的下放,完善制度,來防止以權謀私。
  □懺悔
  “我怎麼會墮落成這樣呢?”在庭審的最後陳述階段,劉鐵男做了懺悔陳述。劉鐵男稱,他對公訴機關起訴書指控罪行表示認罪,犯了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的罪行,“可以坦率地跟大家講,在過去立案、偵查的十幾個月里,包括到今天庭上,我始終都處在沉痛的懺悔和自責中,每次的詢問、每句話或者跟辦案同志接觸,其實都像鞭子一樣抽打著我的靈魂”。
  “起訴書列舉了一件件觸目驚心的事實,在這些事實面前,我每每看到起訴書,都在反問我自己,這是我嗎?怎麼會到今天?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這是哪裡呀?我怎麼會墮落成這樣呢?”說到這裡,劉鐵男痛哭流涕。
  劉鐵男還稱,每天都在自責,因為他的過錯把孩子也毀了,讓兒子走上歧途。自己應該承擔教子無方的責任,“養不教,父之過,對他的犯罪我應該負全部和根本的責任,因為構成共同犯罪,說得準確點兒,是我給他導致的這條路。”“他30歲還沒有小孩,每天我都生活在懺悔之中,每天晚上我都要吃安定才能睡著,睡覺之前想著這些事,醒來就是這些事,太痛苦了!”劉鐵男最後陳述道。
  劉鐵男“落馬”歷程
  2012年12月6日《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其個人微博上,向中紀委實名舉報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涉嫌學歷造假、巨額騙貸、對他人恐嚇威脅等問題。
  2013年3月18日中央宣佈,劉鐵男不再擔任國家能源局局長。
  2013年5月14日中紀委公佈消息,劉鐵男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並被免去領導職務。
  2013年8月8日中紀委宣佈,劉鐵男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2013年8月19日最高檢宣佈,經審查,劉鐵男因涉嫌受賄犯罪,依法決定對其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014年6月23日最高檢偵查終結後,經依法指定管轄,由河北省廊坊市檢察院向廊坊中院提起公訴。  (原標題:被控受賄3558萬劉鐵男痛哭懺悔)
創作者介紹

我愛動漫

ux79uxak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