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情感傾訴 > 正文 東方今報電子版PDF版你是我留不住的愛人時間:2014-4-9 3:37:10來源:東方今報
  【傾訴者】田璐女31歲【時間】3月2日【方式】電話
  □東方今報記者 彭艷
  望穿秋褲/圖
  有故事的人請撥打記者電話:彭艷18638572779周莉13017656681
  愛人出軌 同床異夢當初和建方結婚時,就曾有朋友質疑過我們的感情,覺得我們不是很合適,但我總以為過日子就是平平淡淡,說得過去就行,也許正是這種將就心理,讓婚姻在解體的道路上越走越快,直至崩潰。婚前,我和建方的家庭條件都不太好,雙方父母沒能給予我們任何經濟上的資助。婚房的首付是我們四處籌借來的,欠下的債務至今未能結清。窮,我不怕,只要有手有腳,只要夫妻同心,好日子終究會來的,所以,婚後頭幾年我們的感情還算融洽。不久,我有了身孕,因為我父母身體不好,公婆便自告奮勇前來照顧。幸運的是,我有一雙好公婆,一家人相處得其樂融融。公公平日里負責買菜做飯,婆婆則幫著帶孩子和打掃衛生。每逢節假日,我就將二老從繁忙中解放出來,孩子、家務都由自己一人承擔,別人投之以桃,我便報之以李,這個道理我是懂的。建方是個沒性格的人,很難挑出他的缺點,當然,也難找到他的優點,生活中他的存在感並不強,但這樣也好,我們的婚姻生活簡單而平靜,從沒有激烈的矛盾,有時也會覺得無聊,可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從愛情到親情,只要彼此心意相通。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原本話少的建方愈發沉默,起初我並不在意,以為是工作壓力所致。可婆婆憂心忡忡,好幾次催我跟建方談談,“不能大意,出了事就晚了!”知子莫若母,婆婆果然有先見之明。那天晚上,洗漱完畢躺到床上後,我問起建方的心思。他很是猶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反倒是我,一直沒心沒肺地勸他把事情講出來,“憋在心裡對身體不好,你說出來嘛,說出來大家一起解決”。於是,建方就說了,他說他的心出軌了,就如現在,雖和我躺在同一張床上,但卻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另一個女人。這個答案是我始料未及的,原以為他的異常只是來自工作上的煩惱,卻沒想到跟感情有關。我沒有吵也沒有鬧,只是問起他的打算:“那你準備怎麼辦?”建方像早就準備好了答案,他說他要離婚,因為那個女人患了絕症,沒幾年時間了,他不能讓她帶著遺憾離開,他要跟她一起過。不哭不鬧不是因為我不傷心,而是我深知建方的個性,他是個犟驢子,吃軟不吃硬,想要輓回他的心,我只能走迂迴路線。沉默良久後,我懇請他再做考慮,“孩子還小,爸媽年邁,你讓他們如何面對這樣的變故?”我甚至同意建方跟對方保持聯繫,只要不明目張膽,等將來那女人過世,我還願接受他的回歸。為救婚姻 委曲求全無論我怎樣委曲求全,建方卻是鐵了心,他的想法只有一個:離婚。那夜我不曾合眼,建方卻像卸下千斤重擔,呼呼大睡,直至天明。早上起來,我紅腫著眼睛去廚房做飯,婆婆將我拉到一邊,問起事情原委。在得知真相後,婆婆勃然大怒,她徑直走進卧室,拉起還在沉睡的建方,劈頭蓋臉便是一通教訓。我深知建方的秉性,事情若如此發展下去,只會更加堅定他離婚的意志。我一邊好言勸慰婆婆,一邊硬撐著收拾自己,帶著破碎的心情沉重的腳步去單位上班。一上午的煎熬,建方的那些話時時在耳邊縈繞,仿佛一把把利劍戳進我心中。中午時分,建方氣勢洶洶地打來電話:“我媽說一會兒要到單位來‘搞臭’我,是不是你讓她這樣做的,告訴你,這種舉動除了讓我更厭惡你之外,不會產生任何其他意義!”我聽後也嚇了一跳,建方是公務員,如果婆婆去他單位鬧,那還真是件麻煩事。連飯都沒顧上吃,我趕緊打車回家,幸好及時攔住正要出門的婆婆。婆婆摟著我放聲大哭:“他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啊!璐璐,我們一家人對不起你……”建方每天都催著我去辦離婚手續,可我捨不得,一天天地拖著、忍著。我以為自己的眼淚會打動他的鐵石心腸,可那段時間,任我哭腫了眼睛,哭幹了眼淚,他絲毫不為所動。我越來越絕望:究竟那是個怎樣的女人?怎麼就讓建方如此破釜沉舟?在我的多次逼問下,建方斷斷續續吐露出一些細節:對方是有婦之夫,但建方一直喜歡她,後來,機緣巧合下他們有了交集,發現彼此有太多默契,於是,一發不可收拾。至於我,建方說他從未愛過,只是責任才讓我們維持至今。我無語,更不知以何種方式再去輓留婚姻,只是婆婆依舊強勢,她的決意反對暫時阻攔了建方的離婚步伐。婆婆質問兒子:“你是不是腦子有病?放著一個賢惠溫柔的媳婦不要,跑到外面去找個得了癌症的野女人。知道她為啥得病不?就是因為她搶人家老公,缺德……”婆婆的話讓建方惱羞成怒,轉過身來指責我,不該啥話都告訴婆婆,然後,他又告訴我:“是不是以為她得了絕症你就幸災樂禍,實話告訴你,她沒病,只不過存在病變的能!就算她有病,也比你強上百倍千倍。”我向建方的同事打聽,希望搞清小三兒的身份,可這種行為很快被建方發覺,他對我發出最後通牒:如果再多讓一個人知道這件事,立馬離婚,誰都攔不住!我知道建方說到做到,為了留住婚姻,只得再次退讓,只是我開始失眠,每天能閉上眼的時間絕不超過三個小時。心力交瘁之下,我在工作上屢屢犯錯,被領導明著暗著批評了好多次。回天乏力 不如解脫日子一天天過去,家中的壓抑一天天加重。我不知道是誰奪走了曾經的幸福,只知道建方的冷酷和無情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很多次,當我默默哭泣時,年幼的女兒抱著我勸慰:“媽媽別哭,我給你吃糖。”看著女兒稚嫩的小臉,我的眼淚愈發地止不住!公婆也是心急如焚,可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們的兒子早已長大,早已不肯再聽他們的勸告。最終,我還是查出了小三兒的身份,是建方的同事,一個比他大三歲的女人,可對方並未離婚。我就此事向建方詢問,他一臉的不耐煩,只逼我趕緊辦手續,“等一切搞定,你自然知道她是誰!”他還威脅我,如果不同意協議離婚,他不介意跟我對簿公堂,鬧上法庭。一番努力後,我找到了那女人的家庭電話,通過跟她老公的聯繫,我知道他們的確也在鬧離婚。那女人不是好人,在建方之前便有過一次出軌,被丈夫捉姦在床。丈夫原諒了她,可她又跟建方搞到一起,所以她丈夫也斷了繼續的念頭,他們的離婚正在辦理中,很快,那女人就能獲得自由。就是這樣一個朝三暮四的女人奪走了建方的心!我不甘!我不認!我將探聽來的事情告訴建方,他卻毫不在乎,說對方早已向他坦陳,“那是她的過去,我只想和她守住現在”。在聽完建方的這番話後,我那堅定不離婚的決心第一次開始動搖。公婆勸我別放棄,繼續拖著,可這樣拖著是否還有意義?每天晚上,身邊睡著一個同床異夢的人,他對我的痛苦視而不見,對親人的心思置之不理,這樣的人還留得住嗎?鑒於婆婆的反對,建方打算“先斬後奏”,他勸我跟他偷偷辦理離婚手續,“真把離婚證領了,我媽也就慢慢接受了。離婚對於你我而言都是一種解脫,想想看,這樣名存實亡的婚姻遲早會有崩盤的一天,與其這樣拖著,不如早點兒解脫”。我得承認,建方的話有道理,這樣的拖延不過是飲鴆止渴,有些事情該來的終究會來。我找到幾個要好的朋友,向她們訴說委屈,而她們在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均贊同我和建方離婚,“這世界沒有誰是離不開誰的,放手那個不合適的人,你才有可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就這樣,我最終成全了建方,在處理好財產和孩子後,我們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從民政局裡出來後,我和建方一個向左一個向右,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我什麼都不想再聽。我轉身離去,輕鬆而堅定。對於一個不值得的人,多一秒的停留都是浪費!發現另一半的婚外情後,很多人會選擇本能反應:或一哭二鬧三上吊;或四處傾訴扮怨婦。這都不是明智的做法,甚至會加速婚姻的分崩離析。當把自己變成潑婦、歇斯底裡的魔鬼,得到的是他越來越厭惡的眼神和越來越疏遠的心。你是因為愛才會採取這樣極端的方式,但是他不理解。你將他那原本不多的愧疚驅散得乾乾凈凈,他的出軌看起來倒像是由你的無理取鬧而引起的。也不要做怨婦,如同祥林嫂,逢人便哭訴,其實,你什麼也不用說,當人們看到他離開你和另外一個女人走了,就知道他是怎樣的人。你要做的只是尋找婚姻矛盾的根源,在彼此溝通的基礎上共同努力、一起彌補,如果還有救,自然便能輓回,可如果這段感情已病入膏肓,那麼,有尊嚴地放手,為一個不值得的人將自己低到塵埃里,不值得!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你是我留不住的愛人)
創作者介紹

我愛動漫

ux79uxak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