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討薪路苦澀誰人知?
  遲遲拿不到屬於自己的工程款,黃先生只能求助本報
  每日甘肅網-西部商報訊(記者甘菊萍 姚偉 實習生尚也)承包了蘭州市紅古區海石灣鎮下海石綜合服務部及恆盛項目部工程的黃先生,在施工期間,他手下的兩名農民工發生意外。誰知,就因這場意外,使他遲遲拿不到屬於自己的工程款,最終讓他走上漫漫討薪路。
  由本報聯合蘭州市勞動監察支隊和蘭州市四區勞動監察部門啟動的“情暖2013——歲末為進城務工者討薪”行動仍在進行中,如果您遭遇惡意欠薪,請和我們聯繫,本報新聞熱線0931—8119000將繼續傾聽討薪者的投訴,此次行動真誠地為您服務。
  討薪行動
  工傷扯皮3年討薪路漫漫
  2008年,黃建勝承包了紅古區海石灣鎮下海石綜合服務部及恆盛項目部的工程,在工程施工期間,手下的兩名農民工發生了意外。而就是因這場意外,讓本應屬於黃建勝的工程款卻遲遲拿不到手。
  “我在這個工地上主要乾鋼筋、木工、混凝土攪搓工、瓦工和粉刷等活,工程是2010年1月完工並交付使用的,可直到現在已經過去3年了,工程款卻一直沒有結清。”黃建勝說。記者瞭解到,原是在2008年3月,黃建勝在恆盛項目部建築工程施工期間,他手下幹活的兩名農民工在工地受傷,而當時工程的承包人楊吉來,將醫葯費和賠償全部付清。“當時他說這個費用我們倆一人一半,因為我沒錢,便先讓楊吉來全部墊付了。在工程完工後,我找到楊吉來結算剩餘的48.5萬元工程款,但是楊吉來卻以替我墊付了醫葯費為由,不結款。我認為非常不合理,當時墊付的大概有30萬元,即便是一人一半的醫葯費,他應該給我結15萬元的工程款,但他卻找種種理由推辭。為此,我每年都在找他,也多次找到紅古區勞動監察部門,一直沒有結果。在前不久,我因為這個事情再次找到他時,他承諾在明年的1月5日,給我15萬元當是輓回我的損失。昨天,我給他再次打電話時,他卻說時間推遲到1月10日。”黃建勝說,害怕再一次被騙的他,無奈之下救助於本報。
  對於黃建勝面臨的這一境遇。昨日上午,記者聯繫到了楊吉來,楊吉來告訴記者:“當時那單工程,因為出了事故之後,我和黃建勝都賠了錢,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和他結清了大部分的工程款,只是我墊付的兩人醫葯費和賠償款,並不是像他所說的30萬元而是50萬元,且發生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在工程上管理混亂,才導致兩人受傷的。當時是差他48.5萬元的工程款沒有支付,可我也一時手上沒錢,而且我也和他協商過,等到我做其他工程掙錢之後,會適當地彌補一點他的損失,大家都不容易,在外打拼這麼多年,都想多掙點錢。前兩年確實不景氣,所以我也沒有給他,今年生意還不錯,所以我準備在1月10日,另外一個工程款結算之後,給他打款以彌補他在那個工程上的損失。”
  討薪故事
  年關將至無法結款逼得他有家不能回
  孟先生今年6月,經熟人介紹在蘭州新區承包了土方工程,就在今年8月工程完工之後,沒有拿到一分錢工程款,眼看就要過年了,雇用的工人們準備拿錢回家過年,找到孟先生索要工資。“工程款給我沒有結,我拿什麼給你們結工資。”孟先生無奈地向工人們解釋道。可工人們辛苦一年,卻拿不到自己應得工資,只能採取極端的手段來討要工資。“今年10月,我因為不能支付工資,十幾名工人將我拘禁在永登縣的一家賓館,最終在派出所的協調之下,我才得以脫身,這件事情之後,我害怕孩子出事,便送回了老家托付給父母照看,自己和妻子繼續討要工程款,而就在前幾天,幾名工人直接住進了我家,逼得我現在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外面租房子住,而即便如此,工人們每天還是不依不饒,打電話辱罵我、威脅我,為的就是儘快能夠拿到工資。”孟先生無奈地告訴記者:“我也能夠理解工人們的心情,辛苦一年卻拿不到工資,所以我只能一方面安撫工人,一方面向承包人討要工程款。工程款一天拿不到手,我一天就不敢回家。今年春節前,要是拿不到工程款,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年該怎麼過。”  (原標題:蘭州市紅古區黃先生三年討薪路苦澀誰人知?)
創作者介紹

我愛動漫

ux79uxak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